发条仔围观:《超级课程表》余佳文代言90后?

  火了一个余佳文,黑了一批九零后。对于最近炒起来的90后CEO余佳文和他的《超级课程表》,小编表示蛮无力的。在几乎全网的抹黑与抨击中,很多人都不理智,起码不够理智,或羡慕嫉妒,出口喷之;或冷静分析,拽文黑之。

  作为一名互联网从业者,我对余佳文本人以及其《超级课程表》丝毫不感兴趣,然周围所有人都在讨论这事,小编我难以脱俗。小编以为,讨论者中,很少有人真正做到了就事论事。我本身也是一名90后,处在为了生活苦苦挣扎的阶段。同为90后,我自叹不如,所以我认为,余佳文此人不得不说非常了得,却又是令我恨的牙痒痒的那种人。可恨之处并不是他的习惯性吹牛与言语中的不实,可恨的是,他每一开口,必要往自己身上贴一道标致——90后。

  小编不才,曾有幸看过余佳文上的节目,一开口,小时候穷,后来做了CEO,热爱自由,是个90后。如此反复,看到小编我憋了一肚子怒火,几十分钟的节目没说出一点干货!好吧,事涉商业机密我忍了。几十分钟的节目没讲出一毛钱的道理!OK,年纪小,运气好,我也理解。可是在如何不堪,堂堂一个CEO也不能够除了放嘴炮,只会用夸张的动作、言语来进行自我营销吧!事实证明,还真就是这样。

  看到很多人对此发表的看法,90后年轻人,要宽容,能拉到融资,吹牛没啥不好的,况且吹牛也是一种能力不是!

  我以为,对于刚走上社会的年轻人来说,宽容可以,但不能没有下限!对某些人来说,是不是只要能够赚到钱,无论用什么样的手段,对社会造成怎样的影响,都是无所谓的?

  那么再举一例,关注互联网的读者们对于《少年不可欺》此文想必一定还有印象。

  一个19岁少年吐槽优酷盗取视频创意的《少年不可欺》一文近日在网上热传:少年和伙伴在今年9月成功放飞热气球拍摄地球,并把航拍照片和经历以《追气球的熊孩子》为题撰文发布上网。随后优酷工作人员联系到他,称想合作拍摄一部展现他们行为的记录短片,后双方通过邮件达成一致,少年及伙伴将和优酷进行拍摄合作,将“追气球的熊孩子”这一故事制作成创意短片后被骗。

  《少年不可欺》作者维权有多难?

  小编我特别喜欢这个“任性”少年的故事,上学时也曾想过肆意做一件疯狂且能够怀念终生的事情,可惜那个年纪的我终日被学分和绩点所困扰,还未成形的小计划也只有放回心底。直到这群少年带着他们的故事,他们的骄傲以及他们的尊严走到人们视线中将矛头对准某视频网站时,我才回想起当年的我也曾有过的野心勃勃。我为他们祝福,我为他们祈祷。

  有人说过,在现在的广告圈子,营销界中一直有这么一波“老人”,长期以来的观点就是如此:别人的好东西,拿来改改最好用了,成本低,见效快。

  最好就是那些草根的小想法,赶紧拿来,反正他们也没处说。

  只要他们没搞大,没有影响力,这东西就是我们的。

  那么这些90后的“熊孩子”们就是未来有望打破一种病态模式最佳人选,可我在余佳文身上看到了这种“老人”特有的狡黠,很明显。他们世故又贪婪,不在正事上动脑筋,迂回包抄抢劫他人的东西却极其有手段。

  这真是一个令人悲伤的发现,野心勃勃的年轻人在所谓“经验者”的传道中迅速老去,滚烫的鲜血尚未喷洒便已冷却,失去了浪漫的梦想,更别提什么社会责任感。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这种情况不仅限于营销界广告圈,目前的整个互联网产业都已透露出这样一种类似腐朽的气息。

  没有情怀,何必远方。一家之言,权当娱乐。

  小伙伴,再见咯,下期还要再相会。